Archive for the ‘Press Statement’ Category

Date : 9th Mac 2011

Press Statement by Malaysians for Beng Hock Movement

The Malaysians for Beng Hock movement strongly question the investigative direction of the Royal Commission which leads to a verdict of suicide. The attempt to use unscientific evidence to prove the deductions and claims of MACC in the absence of Teoh Beng Hock, is totally immoral and against the professional ethics of law and forensic psychiatry. This is because any third party information, which is usually inadmissible in court, including the interviews targeting relatives and friends could be twisted to give unfair advantage to MACC’s assertions and claims.

We would like to remind the RCI chairman James Foong, when he allows expert witness testimony, he needs to refer to US federal court judgement 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in 1993 which is the most common reference for expert witness testimony. The Daubert standard is one of the main references of 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iatry and Law.

The Daubert standard indicates that the judge is the “gatekeeper” to dismiss unscientific and unqualified evidence. It defines that a scientific evidence must fulfill four requirements :

(more…)

Advertisements

2011年3月9日

全民挺明福运动文告

全民挺明福强烈质疑,目前赵明福皇委会已朝赵明福自杀身亡的方向调查,并在死者无法辩护的情况下,企图以不科学的证据佐证反贪委员会的推论,这是完全不道德,违反法律和法医精神学的专业操守的。我们呼吁赵家拒绝接受精神病医生的访谈,因为第三者资讯并不具呈堂证据的资格,访谈内容可能被扭曲,甚至用来附和反贪委员会的推论。

我们提醒皇委会主席主席冯正仁,在批准专家证人供证(Expert Witnesses’Testimony)时,必须考虑美国最高法院1993年的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案中最普遍被引用的“Daubert”标准。美国精神病学和法律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iatry and Law)把“Daubert”标准列为专家证人供证的主要参考标准之一。

“Daubert”标准指出,法官在审讯中扮演“守门人”的角色,以排除不可靠和不科学的证据。科学证据必须符合四个要求:

(more…)

Source: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7074.html

【本刊记者撰述】赵明福坠楼案震惊国人,台湾30年前亦发生死因不明的“陈文成事件”,全民挺明福运动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于2月28日举办《被出卖的台湾》电影分享会,希望借助台湾经验,检视政治转型与转型正义问题。

全民挺明福运动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举办的电影分享会名为“台湾经验:政治命案与转型正义”,分享人为时评人、文史工作者陈亚才及政治学者潘永强。

两人曾留学台湾,希望他们分享在时空殊异下的政治氛围、留学经验与见闻,检视台湾转型正义工程及其问题,剖析这些“台湾经验”对全民挺明福运动的重要启示。

以下是电影会详情:

日期:2011年2月28日,星期一,晚上7时30分
主题:“台湾经验:政治命案与转型正义”影片分享会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讲堂
主办: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全民挺明福运动
分享人:陈亚才(时评人、文史工作者,1981-1985年留学台大)、潘永强(时评人、政治学者,1992-1999年留学政大)。

影片:被出卖的台湾

簡 介:一位在堪萨斯大学任教,热心宣扬台独理念的台裔美籍教授在校园被残酷谋杀。而在事件爆发后,一个对台湾政治生态毫无所悉的警探杰克被派调查这个案子。 随着线索一步一步展开,他才发现事情并非如表面所显现的单纯,自己竟逐渐逼近一个牵扯到美、中、台高层政治敏感神经的恐怖阴谋。

公义之路需坚忍奋斗

全民挺明福运动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指出,1981年7月4日,旅美台籍学者陈文成在前一天遭警备总部约谈后,被发现陈尸台大校园,情节悬疑。陈文成事件与于1980年2月28日的林义雄家祖孙命案(又称“林宅血案”)相仿,当局始终无法查出真凶,无法还家属和社会公道。

上世纪八零年代初期,美丽岛事件发生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两大命案再一次于台湾人民伤痕累累的心灵划上一道血淋淋的印记。

“从白色恐怖到党外崛起,从政党轮替到威权复辟,观照台湾的历史经验,上述事件,代表民主之路所付出的奋斗,彰显了公义之路所需的耐心和坚忍,其平反与否考验民主国家的信仰和决心。”

陈文成遭约谈后莫名死亡

《被 出卖的台湾》(Formosa Betrayed)是由独立电影制作人刁毓能(Will Tiao)及好莱坞编剧依台湾白色恐布时期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电影描述80年代台湾民主及独立运动人士奋斗过程,情节取材自遇害的陈文成、记者江南及在白 色恐布时代无数牺牲性命的民主及独立运动人士。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陈文成毕业于台湾大学数学系和研究所,后获美国密西根大学统计学博士,任美国卡内基美隆大学统计系助理教授。

1981年7月,陈文成从美国回台省亲,却因为曾经从海外捐款给《美丽岛杂志》而被台湾警备总部约谈。翌日7月3日清晨,陈文成被发现陈尸于台湾大学研究生图书馆旁,国民党当局说他是畏罪自杀,但是在发现遗体之前说法却不一。

陈文成的二姐陈宝月表示她清楚地表示当时看到弟弟遗体的景象,她说,“陈文成的脖子曾被电击棒电击,十根指甲曾被细针刺,五脏六腑都被打烂了,生前还被灌毒药,家属捡骨时发现骨头都是黑的”。

这件事情史称“陈文成事件”。有人相信这是警备总部的特务将陈文成刑求致死,然后将他的尸体陈尸其母校,并宣称他是畏罪自杀。

由于这起事件涉及国民党在美国校园内僱用学生当特务,以监控台湾学生言行,在美国引起极大回响。美国国会曾经在当年10月举办听证会,以调查国民党在美国校园安排学生当特务一事。

欲知陈文成案更多详情,请参考台湾财团法人陈文成博士纪念基金会网站

15th February 2011

Malaysians for Beng Hock Press Statement

Malaysians for Beng Hock feel that in order for the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RCI) to retain its basic credibility, office bearers from the Attorney-General’s (AG) Chambers must thoroughly withdraw themselves from the RCI, for the AG’s Chambers are no longer capable to act neutrally and professionally on the case.

We are also immensely disappointed by the move by the RCI to not include Thai pathologist Dr Pornthip Rojanasunand in its list of witnesses when the two other pathologists, Dr Khairul Azman Ibrahim and Dr Prashant Naresh Samberkar, who have totally dismissed the injuries on Beng Hock’s neck, are to be called as witnesses.

The AG’s Chambers have until now failed to respond to our request on February 1 to clarify whether they had applied for a suicide verdict at the High Court. The Prime Minister has not explained to the public the reasons for letting the RCI and the appeal at the High Court to proceed at the same time. The complete lack of transparency as exemplified by such sneaky and shady acts is an insult to the spirit of democracy and accountability.

(more…)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done soon, the title of this PS : Replace the conducting officers of Royal commission with Bar representative.

2011年2月11日

全民挺明福文告

全民挺明福运动认为总检察署已无法扮演中立和专业的角色,它必须全面退出皇委会,以维持皇委会最基本的公信力。我们也对皇委会没有把泰国法医普缇列为证人,反而把忽略明福颈上伤口的两名无能法医凯鲁和巴拉山列为证人,感到极度震惊与失望。

总检察署至今为止,仍未对全民挺明福2月1日要求它澄清是否向高庭申请判明福为自杀的文告表态。首相纳吉也不公开解释同时进行皇委会调查和高庭检讨的理由。一切都是鬼鬼祟祟、见不得光,企图蒙蔽公众,这些不透明的作业方式践踏民主和问责精神。

赵家律师哥宾星多次严斥总检察署欲判明福自杀,我们不见总检察长的反驳,这是否已默认哥宾星的言论属实?我们要求总检察署马上撤回高庭检讨的申请,让具有更大权限的皇委会全权调查明福死因。我们重申立场:“两项互为矛盾之举令人质疑政府的公信力,这不但使社会混淆,也显示政府有意采取种种拖延手法,令赵家、赵家律师和公民团体疲于奔命。若出现两个迥然不同的结果,更会打击寻求真相的努力。”

(more…)

201128

赵丽兰文告

赵家希望出席皇委会二次会议

我们家属对于至今仍未被邀请出席皇委会会议感到遗憾。既然设立皇委会的主旨包括调查明福的死因,我们期待皇委会的操作是公正透明专业的。

我们感到失望,到目前为止,政府对增加皇委会成员的提议仍然没有回应。

我们欢迎皇委会设立秘书处,让民众了解皇委会的运作,我们也希望秘书处的设立能够更有效的处理公民的诉求以及作出回应。

历时一年半的验尸庭,仍然无法给我们家属一个交代,也没有任何人为整起事件负责,只留下许多的疑点,及已被证实坠楼前已造成的伤口。

我们家属已在201127日中午致函皇委会秘书沙里布丁卡欣,希望皇委会准许我们家属及代表律师出席29日在吉隆坡大使路法庭举行的第二次皇委会会议。沙里布丁卡欣的秘书回覆,沙里布丁卡欣目前人在海外,无法决定此事。基于时间紧迫,我们家属希望皇委会秘书处能针对我们昨天的书面申请给予正面答复。

我们家属希望皇委会能向高庭看齐,允许我们家属及代表律师有了解明福死因调查的知情权,或给予参与或直接提供意见的管道,这不但能安慰验尸庭对我们家属带来的噩梦,更能增加公众对皇委会的信心。

无论如何,我们家属和代表律师哥宾星将于29日当天出席第二次皇委会会议,希望皇委会秉持专业、公正透明的原则,让我们参与整个会议。

赵明福家属代表

赵丽兰

2011.02.08


Source: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55072

全民挺明福运动促请总检察长阿都甘尼马上澄清,是否真如赵明福家属律师哥宾星所言,致函沙亚南高庭要求宣判赵明福死于自杀,而首相纳吉更必须马上表态,是否认同这个立场及指示总检察署申请司法检讨,判赵明福自杀身亡。

全民挺明福今日发表文告,促请执政党领袖对总检察署的行动表态。

“这些国阵领袖之前全力支持纳吉成立皇委会调查死因,是否也认同总检察署上诉判明福案为自杀案?”

批纳吉政府施两手策略

全民挺明福认为,纳吉政府的两手策略,不但使寻找赵明福冤案真相的道路更为崎岖困难,也将让赵家继续饱受煎熬,承受无尽的悲痛和忧虑。

该组织强调,纳吉政府应展示诚意,还赵明福一个公道,给赵家一个真相,勿在伤口上撒盐,在赵明福案的调查中加入太多政治考量。

“纳吉政府必须紧记,赵家要求的是公正、专业和透明的调查。无论是验尸庭的判决陈词还是上诉高庭检讨验尸庭的信件,总检察署未曾公开让公众知道它的立场。”

炮轰总检察署黑箱作业

文告说,赵家律师哥宾星曾在纳吉宣布总检察署将上诉检讨验尸庭结果时,要求总检察署解释上诉的理由,总检察署完全没有回应,而昨天坚持上诉的副检察司祖基菲里阿末,也拒绝公开信件的内容。

“这种种黑箱作业、欠缺透明的作业的方式,难以令人信服,也剥夺了公众的知情权。”

全民挺明福促请纳吉解释,同时进行皇委会和高庭检讨的目的何在?社会各界不满法庭宣判明福案为悬案,因此冀望皇委会追查真凶,查明反贪污委员会的刑事责任;总检查署却反倒退要求翻案,判为自杀案件,无疑是开倒车之举,令人心寒。

指政府未展示查案诚意

文告说,政府两项互为矛盾之举令人质疑政府的公信力,也证实早前全民挺明福运动的担忧,即政府还未展示查明赵明福案件诚意,也暴露出执政党一片唱和的虚妄。

“两个宗旨互斥的调查不但使社会混淆,也显示政府有意采取种种拖延手法,令赵家、赵家律师和公民团体疲于奔命。若出现两个迥然不同的结果,更会打击寻求真相的努力。”

全民挺明福希望,这不是政府消耗民间正义资源的手段,也促请总检察署即刻撤销高庭的上诉申请,让皇委会展开独立公正的调查。

该组织认为,若证实总检察署在司法检讨中要求高庭判赵明福为自杀,这个预设立场将严重影响皇委会的形象和独立性,已不再适合担任皇委会执行官,应马上退出皇委会。

验尸庭暴露警方不专业

全民挺明福一再指出,验尸庭审讯暴露了警方查案的各种缺失与不专业,根本未尽力查明案件各种疑点。例如,死者颈项坠楼前伤势、反贪会口供不一、可疑字条留待一年多才呈堂、反贪会释放死者时间及物品并未还予当事人、坠楼事发时反贪会大厦神秘关闭一小时多等。

因此,全民挺明福重申,总检察长眼前的任务应该应该是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339(2)条文所赋予的权力,指示警方重开档案查明赵明福命案疑点,而不是申请司法检讨,要求法院判赵明福为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