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调查疑迎合反贪会说词 皇委会精神鉴定草率不专业

Posted: March 9, 2011 in Press Statement

2011年3月9日

全民挺明福运动文告

全民挺明福强烈质疑,目前赵明福皇委会已朝赵明福自杀身亡的方向调查,并在死者无法辩护的情况下,企图以不科学的证据佐证反贪委员会的推论,这是完全不道德,违反法律和法医精神学的专业操守的。我们呼吁赵家拒绝接受精神病医生的访谈,因为第三者资讯并不具呈堂证据的资格,访谈内容可能被扭曲,甚至用来附和反贪委员会的推论。

我们提醒皇委会主席主席冯正仁,在批准专家证人供证(Expert Witnesses’Testimony)时,必须考虑美国最高法院1993年的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案中最普遍被引用的“Daubert”标准。美国精神病学和法律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iatry and Law)把“Daubert”标准列为专家证人供证的主要参考标准之一。

“Daubert”标准指出,法官在审讯中扮演“守门人”的角色,以排除不可靠和不科学的证据。科学证据必须符合四个要求:

(一) 经验上可测试并证伪(falsify) ;(二)在同侪审查期刊发表过;(三)必须能评估已知或潜在的错误率,且其所使用技术具有妥善维护的操作标准;以及,(四)相关科学社群的广泛接受。

所以,无论访谈对象是赵家成员、赵明福的朋友同事、还是反贪会官员,精神病医生都无法证伪他们的供证,因为最关键的当事人赵明福已死,无法对证口供。反贪委员会指赵明福接受盘问时“神色不安”、“相当安静”、“思考一些事”,在死者无法说话也没有录影记录下,也是片面之词。无法证伪的资料并不具备成为法庭科学证据的资格,若皇委会接受这些不科学的证据,这种草率的鉴定方式,何以取信于民?

在这种情况下,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说“苏淑慧是鉴定明福精神状况的重要证人”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难道他不懂如此基本的法学知识?况且,苏淑慧并不如冯正仁所说“她至今并没有给予任何证词”,她在2009年案发后不久就到警局录口供,冯氏此言显然是未先做好功课。

在精神学(psychiatry)或心理学(Psychology)领域,被观察的主体/客户(Client)是最重要的,其它相关资料如客户过去的记录和第三者资料(Third party information)只能成为辅助资料。

美国南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精神健康法律与政策副教授Randy Otto在“获取和善用第三者资讯:法律与道德问题”论文上就说明:“虽然精神健康专家所依赖的第三者资讯有助于形成观点,但是这些资讯属于‘道听途说’(Hearsay)的范畴。因此,除了以之增加专家意见的可信度,它通常不会被法庭接纳(Inadmissible——和考虑”。

无论从法学还是精神病学的专业角度来看,全民挺明福运动觉得既然赵明福已死,从其他人的言谈检验赵明福的精神状况既不准确,也是枉然的,更令人担心的是,此种检验方式易被心怀不轨者操纵。

我们对皇委会集中关注死者之精神状况检验,反而对他杀可能未尽追查之责,未深究一些重要线索,感到非常遗憾。例如,警方为何在案发七天后才查验反贪会官员的手机?为何雪州反贪委员会副总监希山慕丁哈欣的手机两个星期后才送交警方,涉案日期的通联记录却完全消失?法医沙希旦完全推翻在验尸庭的口供,反贪委员会拒绝出示所有相关调查报告等等。

 

全民挺明福协调员

庄国雄

Comments
  1. maggiemii says:

    调查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合理的结果,让人失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