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缇:颈部伤痕或是硬物造成 坚信明福坠楼时不清醒非自杀

Posted: August 19, 2010 in News
Tags:

Source : Malaysiakini

备受瞩目的赵明福验尸庭续审,泰国著名法医普缇再次踏入证人栏,并坚持她首次供证时所提出的推断,即赵明福坠楼时并非清醒,而且不是死于自杀。

虽然普缇不愿再评断,赵明福遭他杀的可能性有多少巴仙,唯她为第二次验尸总结说,赵明福不是死于自杀。

她在庭上先后受到雪州政府律师玛力、赵家律师哥宾星、反贪污委员会律师阿都拉萨、总检察署律师陈福全及验尸官阿兹米尔的询问,都一再重申,她的结论是死者并非自杀。

玛力:在你未接触尸体前,只根据手上的资料,推断死者有80%遭他杀,只有20%自杀。现在你的看法又是如何?

普缇:我依然坚持那是坠楼前的伤势,我也不能肯定他当时清醒,不过我不会推断死者遭他杀的机率是多少,因为那时我只根据手头上的资料推断,而我现在已亲自参与验尸。可是,我肯定他并非自杀。

玛力:你说他不是自杀?

普缇:我肯定他不是自杀。

不愿推断遭他杀的机率

NONE普缇较后在受询时,也进一步指出,本身不能推断赵明福遭他杀的巴仙是多少,因为她在参与第二次验尸时,面对许多限制。

赵 明福第二次验尸工作,是在去年11月22日由双溪毛糯医院的政府法医沙希淡(Shahidan Md Noor)所负责,而普缇、反贪污委员会聘请的英国法医华聂兹斯(Peter Venezis)与巴生医院法医凯鲁阿兹曼(Khairul Azman Ibrahim)只能从旁观察。

普缇表示,赵明福的遗体在第二次验尸时,仍旧保存得很好,足可让她得出上诉结论,不过也有一些“限制”,让她无法做出进一步的推断。

她解释,所谓的“限制”是,死者遗体在首次验尸时,已经过解剖,而且使用的一些化学药物,已改变了遗体的状况。

改口肛门伤势高坠造成

NONE普缇在上次供证时,曾经声称赵明福的肛门伤势,应该是遭到硬物从外插入所致,同时不认为那是因为坠楼冲击力,而造成脊椎骨插穿肛门。

经过了开棺验尸后,她这回则改口说,肛门及臂部的伤势应该是从高处坠下所致。

她在其提呈的验尸报告中,进一步提到:“我的看法是,肛门的伤势应该是,由于骶骨与骨盆受到严重的撕裂所致。”

不过,拥有25年刑事案法医经验的普缇却坚称,赵明福颈部伤痕是坠楼前的伤势。

颈项伤势由硬物所造成

她续说,本身在死者的颈部发现了很深的出血伤痕,一直到肌肉,而有关伤痕也比一般的勒颈(manual strangulation)所造成的伤痕较大,显示有关的力量比用手扼掐颈项来得更强。

NONE她表示,要造成这种伤势,必须是比勒颈更重和更强的力量。

“我不认为是勒颈,反之是比勒颈更大的力量。”

她根据多年的法医工作经验推断,颈部的伤势可能是由硬物所造成。

不过她承认本身没有处理颈部伤势的经验,但是却认为有可能,有人把某些东西置放在死者的项部或把其头部压向某个物件。

指赵明福坠楼时不清醒

在受到玛力的引导时,普缇也供证说,本身不认同英国法医华聂兹斯,指赵明福颈部伤痕,是因为下巴碎裂所致。

她指出,赵明福手腕并没有骨折的现象,显示死者坠楼时并不清醒。

她不排除,赵明福在坠楼前已经不省人事,因为首份验尸报告显示,死者有脑水肿(cerebral edema)的现象。

她说,这个现象显示赵明福,曾经脑缺氧至少5分钟。

她认为,赵明福的脚踝上有一个外在的骨折伤势,但头骨底部却没有伤势,显示赵明福并非如华聂兹斯所说,即在清醒下先以脚落地。

赵家感谢普缇来马供证

昨日才抵马的普缇,这次供证共花了大约2小时半。打扮时尚的她,一踏入庭内即受到公众的热烈鼓掌欢迎,而她则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NONE赵明福妹妹赵丽兰在休庭后,向记者表示,赵家对于普缇风尘仆仆来马供证,表示由衷感谢。

“她为了正义而来,现在她已经完成了工作,我们衷心感谢她。”

随着普缇供证完毕,验尸官阿兹米尔也择定,在9月1日续审。预料届时的焦点将会是,总检察署要提呈的“字条”新证据。

普缇曾经自揭蒙受政治压力及威胁一度打消出庭供证的意愿,不过最终改变主意,并在昨日安全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

大约40名响应全民挺民福运动号召的支持者一早已经抵达法庭,并坐在公众席上听审。社运分子号召民众集体出庭听审为普缇打气,他们也不满总检察署在时隔一年之后,才突然提呈新证据–所谓的赵明福“遗书”。

大约20名记者在早上8点已经开始聚集在沙亚南的法庭外面,据悉有些记者甚至在凌晨7点已经抵达守候。有些媒体甚至大阵仗派出3至7人的采访阵容。

以下是现场滚动报道:

早上9点30分:验尸庭法官阿兹米在9点半出庭后就开始续审,率先供证的是普缇。雪州政府代表律师玛力英迪亚斯盘问她之前8成他杀的供词,回顾之前她针对死者伤势的判断及第二次验尸的详情。

法庭也当堂展示了第二次验尸的照片,有关的照片是由普缇的助理所拍摄。

早上9点55分:普缇指出,她在死者的颈部发现了很深的出血伤痕,一直到肌肉,而有关伤痕也比一般的勒颈(manual strangulation)所造成的伤痕较大,显示有关的力量比用手扼掐颈项来得更强。

根据她过去处理的35宗从高楼坠下的案件,不曾见过类似的伤口。她也认为,有关的伤痕不可能是坠地所造成的。

早上10点:普缇也不认为有关的伤痕是项部骨折所导致的,反之却相信是在坠楼之前所造成的,很可能是某些比手勒“更强及更重”的东西所造成的。

不过她承认本身没有经验处理项部伤势,但是却认为有可能有人把某些东西置放在死者的项部或把他的头压向某个物品。她认为伤痕有可能是硬物所造成的。

早上10点10分:普缇也不认同英国法医彼得华聂兹斯(Peter Vanezis)的看法,认为项部的伤痕是下巴骨折所导致的,因为下巴的骨折太小而出血伤痕不会蔓延至胸部。此外胸部的血管也不会导致流血过多。

普缇坚信,赵明福从雪州反贪会14楼总部坠下时,是处于不清醒的状态,因为没有明确的医药证据证明他坠楼时是清醒的。

早上10点20分:普缇表示,赵明福手腕没有骨折情况,不若一般的坠楼案例,清醒的受害者在坠落过程,会用手企图保护自己而导致手出现骨折现象。

菩提也指出,只在赵明福脚踝发现骨折,其头骨底部也没有破裂的痕迹。所以,她不同意彼得华聂兹斯指赵明福,脚先坠地,而且坠落时是清醒的说法。

早上10点30分:普缇指出,赵明福肛门撕裂和臀部创伤来自坠落撞击。她认为这些伤势并非来自殴打——尽管在上次供证时,她认为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早上10点43分:普缇坚持她过去的观点,即赵明福坠楼前曾承受伤害,而且不能确定他在坠楼时,是否仍清醒。不过,她拒绝再提出可能性的百分比,强调自己必须根据报告说话。不过,普缇强调,她坚信赵明福并非自杀。

早上10点45分:雪州政府代表律师玛力英迪亚斯盘问完毕,改由赵家律师哥宾星提出问题。

早上10点55分:普缇指出,根据她的鉴证工作经验,标准的作业程序是,一旦找到字条应该立即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指纹和掌印的检验,然后进行字迹鉴定。

但她指出,通常字条对调查的影响十分小,因为它往往是在情绪的产物,她宁可相信科学的检验,即警方,“尤其是鉴证人员”必须检验相关的字条。

上午11点:反贪会律师阿都拉萨(Abdul Razak Musa)开始盘问普缇。

他问普缇是否曾在泰国以外的地方,以专家证人的身份向法庭供证。普缇回答有。观众席响起一片的窃窃私语。

阿都拉萨不客气的指出,普缇的供词都是她自己的想象。但普缇却坚持,其结论是基于她的检验。

阿都拉萨告诉普缇,她在马来西亚并没有鉴证专家的资格,因为其所毕业的大学不受到马来西亚当局的承认。普缇回话说,她的大学是亚洲最顶尖的五所大学之一。听到这席话,观众席响起掌声。

上午11点15分:阿都拉萨询问普缇,是否有可能是赵明福扼死自己。他指出,其他4名验尸法医都找不到颈项有扼伤,唯独她。此时,哥宾星站起来,要求阿都拉萨展示一个人如何扼死自己,而阿都拉萨竟出乎预料地即席表演起来,让观众哄然大笑。

NONE上午11点20分:阿都拉萨(左图)批评普缇道,她在第一次提出的假定中,犯下了多重的错误,例如对拖拉痕迹和肛门伤势的说法,因为她今天宣称可能有拖拉痕迹,同时没有肛门插入的情况。

“在我看来,你来这里是为了攻击反贪会的。”

阿都拉萨继续指出,普缇自我推翻的“错误”越来越多,却宣称自己的报告有科学证据。

阿都拉萨质问,“你说有80%的机会是自杀?”

普缇回应,“我已做解释。你必须接受它。”

阿都拉萨表示,“当你(上次)供证说有80%自杀的机会,我们的媒体都大肆报道了。”

普缇随后多次强调,阿都拉萨应该先阅读她过去的供词,才来盘问她。

阿都拉萨表示,“我花了3天时间来阅读”。观众席即出现一片窃窃私语。

他接着转而询问普缇之前提及的钝物,“它是椅子还是其他的钝物?”

不过,普缇此时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反而质疑阿都拉萨是否是称职的律师,“我质疑你是否是一名律师”。

阿都拉萨答道,“也许我外表长得比较年轻,可是我已经执业24年了”。观众席顿时出现一片哗然。

上午11点35分:阿都拉萨接着问普缇,赵明福如何可能在14楼的时候已经死亡,但是坠落到楼下时却是活着的呢?

阿都拉萨混乱的提问,让验尸官不禁苦笑起来。验尸官更被迫向阿都拉萨解释,普缇的意思是,赵明福在坠楼过程,可能意识不清醒,而不是已经死亡。

阿都拉萨再问道,赵明福在第14楼,即距离地面99尺时,他是不清醒的,所以他的身体会比较重。

普缇回答说,“没有差别。根据科学,是否有意识怎么会造成体重的减少呢?”

阿都拉萨质问普缇,既然她说赵明福的落地点离开大楼的距离,比一般的跳楼自杀案例要来的远,那么她本身是否有从高楼跳下来的经验。

上午11点50分:雪州政府代表律师玛力英迪亚斯站起来,抗议阿都拉萨企图把自己的话放到普缇嘴里。

“他(阿都拉萨)问问题的方式让我们自己都想要跳楼了。”

中午12点:
阿都拉萨询问普缇,在经过与4名验尸法医的讨论后,她是否仍坚持自己的不同意见,“一对四”。

普缇回答说,“你必须尊重会做出裁决的法官。”

阿都拉萨回应道,“我们是根据多数人意见做事的”。观众席即刻出现一大声的叹息。

中午12点05分:阿都拉萨宣布他已问完,而观众立即松了一口气。总检察署代表律师陈福泉开始盘问普缇。

中午12点10分:普缇不同意法医沙希旦的说法,即赵明福颈项的伤势源自坠楼的撞击。

中午12点25分:普缇接受盘问的程序结束。

中午12点30分:验尸庭宣布展延到9月1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