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缇批警方未按程序查“字条” 赵家质疑为何巫统党员早知情

Posted: August 19, 2010 in News
Tags:

Source : Malaysiakini

赵明福验尸庭今日并没定夺,是否要接受总检察署的申请,把据称是赵明福手写的字条列为证据。不过,泰国著名法医普缇在庭上的供证,却导致这个总检察署声称的新证据,掀起更多的疑问。

普缇今午在赵家代表律师哥宾星的引导下,向验尸庭供证说,在任何刑事罪案的调查中,警方等调查单位一旦在案发现场发现任何字条,应该马上送交化验局检验。

强调程序应是先找字条

NONE她说,要调查一宗猝死案,特别是自杀事故时,其中一项必需进行的程序,就是检查案发现场是否有字条。

她续表示,一旦调查发现,有关字条上出现怀疑的指纹,或口水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样本,那么就可证明该起事故是他杀。

哥宾星闻言,即再追问普缇,试图从这名法医及化验专家的口中,印证总检察署事隔一年后才提呈字条的手法不专业。

哥宾星:所以如果出现这种字条,是否应该通知警方?

普缇:这是必要的,也是一个程序。

哥宾星:所以这个程序是,必须在发现字条后的第一时间,便马上通知警方?

普缇:是的。

赵家指笔迹有些许出入

无论如何,普缇在受到哥宾星的引导供证时,也指在这种案件中,就算出现字条,字条的内容也对调查产生不大的影响。

在验尸庭展延至9月1日续审后,哥宾星与雪州政府代表律师玛力,也对总检察署欲提呈的“新证据”提出疑问。

哥宾星说,赵家仍需要找寻更多的根据,以查证字条是否属实。

赵明福妹妹赵丽兰在受访时也说,经过赵家过目后,有关字条与明福往常的笔迹有所出入。

“我们没有字条的副本,但是律师曾给我们过目,字条的笔迹与哥哥的笔迹有些出入。”

否认网上版本是真遗书

NONE她也严词否认,网上流传,分成4个部分的字条,并非所谓的赵明福遗书。

她怒斥说,这是一宗恶作剧。

赵丽兰更质疑,为何总检察署隐瞒赵家长达一年,才声称有这个字条,反而一些巫统党员却事先得知字条的存在。

“我们不了解为何2个月后才发现字条,更加不明白为何字条送交检验,有了结果后还要保藏一年。”

“为何总检察署要隐瞒家属?反而巫统党员一早知道此事,甚至还去报警,难道巫统党员比起家属更有知情权?”

虽然赵丽兰并未明言,但相信她所指的,是之前报警的马来西亚马来人阵线(Jaringan Melayu Malaysia)。

质疑总检署会否藏凶手

基于总检察署事隔一年后才声称有新证据,赵丽兰不禁质疑,赵家是否还可相信总检察署。

“我们还能相信它吗?总检察署说它把字条收藏一年,是否意味它也可以把凶手或凶器收藏一年?总检察署应该为人民服务,不过人民还能相信总检察署吗?”

总检察署是在上周突然提出新证据,不过验尸官阿兹米尔迄今还未定夺,是否要接受有关字条呈堂成为证据。

一些主流媒体日前引述消息,声称有关字条是赵明福的遗书。哥宾星虽然证实,字条由中文字书写,并包含马来文与英文字,但指该字条还未能确定是一份遗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