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召全民听审明福案庭讯 论者吁集体行动吁求公义

Posted: August 17, 2010 in News

Source : Merdeka Review

作者/本刊翁慧琪 Aug 17, 2010 01:26:21 am

【本刊翁慧琪撰述/苏晓枫摄影】赵明福案已逾一年,总检察署近日又提出所谓的新证据,导致案情发展令人担忧。论者以为,赵明福事件考验的是人民自主与自觉,因此必须以具体的集体行动,来展示人民对公义的支持。

全 民挺明福运动和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在周一晚于吉隆坡的隆雪华堂楼上讲堂举办“明福冤案一年:人民怎么说?”论坛。论坛请来四名主讲人,即全民挺明福运动协 调员庄国雄(下图左一)、赵明福妹妹赵丽兰(下图左二)、资深评论人李万千(下图右二)、人权律师兼部落客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下图右)。主持人为全民挺明福运动协调员黄业华(下图中)。

人权律师哈里斯依布拉欣表示,大家都要为赵明福讨公道,但是公道并不在讲堂内,而是在外面、在人民的手上,所以呼吁所有人民支持赵明福,在本周三(8月18日)早上九时来到莎亚南法庭出席死因调查庭审讯。

除了早前突然浮现的所谓“明福遗书”字条成为焦点,泰国法医庞缇(Pornthip Rojanasunan)在本周三前来供证,势必让各界把焦点都放重在她于第二次剖验的发现。

哈里斯依布拉欣(左图)还指,人民需要负上责任,“为什么是我们的责任?反贪污委员会(MACC)不是属于国阵,反贪污委员会不是属于巫统,反贪污委员会是属于人民。若反贪污委员会有责任于赵明福之死,那无疑我们就是我们的责任了!”

观众激动鼓掌之余,赵丽兰听到哈里斯依布拉欣这番话,情绪更是难免波动,接着上场发言时,还得数分钟稳定自己的情绪。

他建议,人民应该在每周六日穿上全民挺明福运动的T恤,就像当初在国庆日穿上黑衣,越来越多人在未来三个月内穿上该T恤,就能给政府传达强烈的信息,“让政府知道我们不会忍受让这个家庭失去应有的公道”。

“如果要改变,改变必须是来自于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态度。首要就是自己顾自己的态度(sikap periuk nasi),不是我们的亲戚,我们就不管……在我们改变系统之前,我们先要开始改变。”

没有政党出席,又怎样?

另一方面,一名现场观众挑起论坛没有任何民主行动党领袖或民联议员出席,不过赵明福胞妹赵丽兰马上解释,表明他们已经向他慰问且说明有要事在身。

“若讲不出席讲座就是不关心此案,并不公平……这讲座不是关于政治课题。”

赵丽兰(左图)表明很欢迎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前来出席,但是除了在赵明福刚逝世期间曾经到坟前,承诺支持他们设皇家调查委员会查明死因之外,一年后的追悼会都没有接获马华公会或民政党的邀请。

“我没有政治任务,不需要为任何政党讲话……我也会出席(国阵举办的追悼会),不只是去民联(举办)的(追悼会),可是他们都没有邀请过……我们会声讨你们所承诺的。”

此外,行动党党员和公正党代表也马上站出来,捍卫领袖层没有前来非指不关心此事。

过后,该名观众再度挑起没有民联州议员或国会议员出席论坛,揶揄他们不得空是借口,实际上是因为他们不在意赵明福事件。

人权律师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似乎对这说法显得不满,马上反击道:“你有看到任何国阵议员吗?这是公民社会推动的(论坛)。没有国阵、没有民联,又怎样?”

他强调,人民才是能够推动国家的基层,所以没有政党出席不是一个大问题。

“我们是马来西亚的老板”

赵明福胞妹赵丽兰在论坛上数度哽咽,演讲未必流畅,但却能够以很简单的语言,直接传达到给现场观众。

“审讯了一年,你觉得验尸庭有回答到你们的问题吗?你觉得验尸庭有回答到我们的问题吗?”

“在这个案件,我们看到我们的司法多么黑暗,我们看到我们的法医多么不专业我们看到原本应该为我们人民声张正义的总检察署,竟然埋葬一个重要证据。”

她希望,民众能够在周三前来法庭,出席审讯亲眼看后自己判断。“人民应该多重视这个案件,因为这案件关系到孩子、未来的国家制度。”

“你们不是法医,不能决定明福的死因;你们不是法官,不能判明福案件是自杀还是被杀。可是,你们是我们马来西亚的老板,要有怎样的制度,要有怎样的国家,我们来决定。”

无论如何,她表明若死因调查庭没答案,他们一家人会坚持下去,一定会要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我们会为明福讨回公道。我们不会再沉默。”

不应玩弄自杀与他杀字眼

资深评论作者李万千提出,自杀和他杀的概念似乎有差别,甚至可以玩弄字眼,争辩两者的差异,但是在某些受压迫的情况底下,实际上两者却是一样的。

李万千(右图)以日本占领时期的受害者和《内安法令》扣留者杨亚柒作为例子,指出受折磨者难免受不了迫害,而选择走上绝路,实际上就相等于被杀。

“被杀还是自杀,有时候,人家可以玩这个字眼,但是我可以说,在意义上一样的,有时候被杀时很明显,有时候被杀是以自杀的形式来出现,那么那一些犯罪的人就会逃脱责任。”

他提出,以证人身份带往反贪污委员会的赵明福,没必要自杀,就算真的是自杀,他相信是被迫害所造成的结果,因受到非常大的压力、陷入不能自拔的情况下才作出此事。

他认为,其中背后有更大的压力存在,实际上并非仅是议员拨款处理不当或技术问题,而是如在野党所提出的假设性说法,雪州当时也面对犹如霹雳州变天的状况。

“就像霹雳州,雪州也有这样的阴谋,对议员有一些迫害,出现一些(拨款)处理不当的技术问题,以此给压力,又或者为了宗教、种族问题,让他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跳槽。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因素,准备夺取雪州政权的阴谋。”

受害者不要泪水要共鸣

另一名主讲人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委员庄国雄则没有把焦点只放重在赵明福坠楼死亡一案,而是以比较全面的角度,谈到我国执法机构滥权问题。

庄国雄(右图)列出多名毙命于扣留所、警枪下的受害者,如1999年的戴荣德医生、2009年的古甘(A. Kugan)、古纳斯加兰(R.Gunasegaran)、2010年的阿密努拉希(Aminulrasyid )等。

他指,这些事情都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但是人民却在一番高谈阔论后,恢复日常生活,选择保持沉默,“这就是我们的社会形态吗”?

“所有受害者家属不需要社会的泪水,我认为更大的程度上,这些受害者需要的是一个同理心(empathy)、一个以行动来证明的立场。”

此外,庄国雄提到今年全民挺明福运动会,将在国庆日举行“特别节目”哀悼所有受害者,不过详情会在近期内才公布,呼吁大家留意他们的面子书或部落格。

本场论坛原定晚上八时开始,但为了而配合斋戒月,因此延至晚上8时30分左右才开始,但或许刚巧遇上雷震雨,出席人数只有近百人。

不过,虽然出席人数不多,但是观众都很踊跃表达看法。有者提到要撤换政府为上策,有者就谴责国家教育系统,也有者呼吁全国人民参与明福纪念活动。

主办单位全民挺明福运动呼吁民众购买全民挺明福运动的T恤,除了支持他们所需开销,亦要身穿该T恤出席周三(8月18日)早上九时莎亚南法庭的死因调查庭审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